1. 首页
  2. HOME

舰娘之火力提督当舰娘背叛指挥官(中下)铁血的回归

“欧根!”纳尔逊大急,操作着舰体副炮一连开火为落在步队最后方的重巡提供着葆护,焦虑的喊着少女的名字盼望渐渐远去的她回转心意。

朵朵爆炸的浪花飞溅,看似清静的海面下无数破裂的残肢飞溅,代表着那位不停以来灵巧的保卫着队友的欧根亲王已经陷落于贪蛇的困绕。

站立于高耸舰桥之上的少女睁开舰装,迷你炮塔构成的舰装稳稳固定于少女单薄的身材后方,四座双联主炮小巧风雅却不容忽视。

“欧根,要完成属于欧根的任务……”

“有欧根在,别想伤害欧根的队友……”

无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结果,小小的炮管咆哮着发射着迷你炮弹,璀璨的烟火照映着少女毫无血色却同样毫无惧色的面貌。

为了吸引更多的贪蛇打击自己,欧根亲王号主动将全部主炮副炮机枪炮全部面向追击其他舰娘的海兽进行打击,为舰队的退却提供自己全部的火力掩护。

而她的投影少女,将独自面对越发爬满她整个战舰密密麻麻的虫子。

炮弹出膛,富丽且秘密的符文一闪而过,本来迷你的炮弹急速膨胀,带着刺鼻硝烟的气味的炮口旋风惊乱了欧根金色的双马尾。

以舰装形态发射的炮弹无论是在口径还是威力和射程!射速上都要远远不如舰体为平台发射的炮弹,更是需要舰娘们支付更大的精力控制着她们。

具现化了舰体的舰娘很少会继续使用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舰装装备。但在今日,以它们用来敷衍近在面前的海兽却是充足了。

轰鸣巨响陪同着少女的闷哼,巨大的爆炸在欧根亲王号舰体上板接连炸出数个巨大的洞穴,钢筋与钢板连同四周大量的恶心贪蛇一起化为碎片。

即便是舰体形态的炮弹。8枚炮弹全数炸在自己的舰体上结果也是相当严峻的,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马上破坏起火,投影少女娇嫩的肌肤也多了几片黑色污迹。

“主炮,细致对准……炮击,开始!”

重巡的主炮咆哮,陪同着巨大战舰猛然振动。粗大的炮管喷射出浓郁的硝烟与火舌掩护着远去的姐妹,巨大的气流甚至掀翻了炮口下试图粉碎舰体的贪蛇。

“我是,欧根亲王,希佩尔水师大将级,重巡洋舰三号舰……”

转身舰装再次一连炮击,坚毅的少女金色的秀发飞扬。连衣露臀小短裙的俏丽戎衣在严谨的黑色d风计划下,少女这一刻,是为水师战舰,最强盛的海上战争载具。

战场女武神的气魄之下那个邻家小妹影子依稀可见,却又被深深的掩藏。

“feuer! feuer!”

舰炮齐射,硝烟弥漫。

无需更多的对准和调整,她所要做的。仅仅只是在淹没之前将更多的火力倾注出去,吸引更多的贪蛇的留意,为姐妹们夺取更大的空间。

与大姐姐俾斯麦同属一系的欧根亲王号重巡在舰体形态上和俾斯麦非常相似,说是缩小了的俾斯麦都不外分,远远望去会让人以为自己见到的就是俾斯麦号战列舰。

然,欧根终归不是战列,当越来越多的武器被粉碎,越来越多的贪蛇将目的转向站立于舰桥之上的金发少女。欧根的运气好像已经被注定。

抱着死战的态度,少女叫嚣着属于她的台词,小巧风雅的舰装炮台宣泄着少女的肝火,清除了聚集于舰体上无数的海兽,也在自己身上制造更多的伤害。

中破了,欧根继续战斗着,舰炮破坏就用舰装炮,舰装炮也坏了那就用自己稚嫩的身躯,她是欧根亲王,是巨大的d意志舰娘……

“就这点伤,欧根才不会沉呢,欧根还击了哦。”伸出小手按住小脑壳上黑色的三角水师帽,少女自信的笑着,

同样气势派头的帽子,那位大姐姐同样有一顶,但是,大姐姐的那顶要比欧根的更大也更霸气。

大破了,欧根还在战斗着,即便是投影殒命,少女立刻重生于舰桥,带着伤痛的身躯继续打击,她是欧根亲王,是提督的拉古斯巨盾……

“这样就退缩的了话,会被俾斯麦姐姐讽刺的呢。”轻轻抚平连衣小短裙的皱褶,少女纤手撑腰自满的挺起小胸膛,包裹在黑色的过膝棉袜里的修长双腿似在微微的颤动。

少女还没有放弃,她还能吸引更多的海兽。

“欧根……并不孤单……”

少女安慰着自己,提督的精力网络中,列位大姐姐和小妹妹们不停召唤着欧根的名字,召唤着她归去,召唤着让她不要放弃等候她们的支持。

以是,少女以为,她并不是孤单的死去的。

唯一遗憾的是,她还没有见到那位俾斯麦姐姐大人,没有和她一起参加莱茵河的练习,也没有呆在那位姐姐的身边为她护航一次。

“哇哇哇……”精力网络中忽然响起一道清澈的少女萌音,高兴的语气和大家悲伤的氛围扞格难入的突兀:“提督提督你好方便,一下子就进去了耶。”

“谁?”纳尔逊马上震怒,从来都是和颜悦色的她心中滔天的肝火通报到了线上每一位舰娘的心灵,战列舰的怒意震慑着全部的舰娘。

怎样……人家处在别的一条线上,完全感觉不到她的气魄。

“以是说,好方便是什么鬼,我方便你一脸,空想,提督我忍你好久了,有本领别跑。”某个男子的声音插了进来更是让无数舰娘瞠目结舌。

“提督,正事正事,威廉……威廉要不由得了啦……老娘要炸啦。”某个萌萌的小可爱很积极很积极憋到颤动的声音续接而出。

“你们到底是谁?给我说话~”纳尔逊从来没有一次如此的讨厌哪一位提督,纵然当初某位提督从中作梗导致她失去了一位姐妹,她都没如此的恼怒。

舰娘可以被遗弃,舰娘也可以被击沉,但是,面对一位为了保卫队友而选择英勇赴死的舰娘,没有人可以对她体现出如此的打趣……

提督也不可!

精力网络中,隐隐可闻的嬉闹配景中响起一个高冷清静的女人声音:“抱歉,提督如今有点忙,这里是自由之翼舰队,我是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连接你们的网络只是通知你们……”

“空想来说空想来说,空想的提督说要救下欧根姐姐,以是我们立刻就到,立刻哦……”第一个清澈的少女萌音抢答着。

什么?数十位舰娘面面相觑,没能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

就现在所见,大家已经知道是某一位伴随舰娘出海的提督以!他至高的权限侵入了她们的联结网,这位秘密的提督大人身边追随着战列舰威尔士亲王号,驱逐舰空想号和威廉号。

只是那个叫空想的舰娘说的她们要救下欧根又是怎么回事?

她们也想救欧根,但是,欧根已经吸引了大量的贪蛇以与她们相反的方向继续飞行下去了啊。

并且,这种环境下谁还敢靠近她们?。

对方说的立刻就到是多久?

如今的欧根10分钟都撑不住……

“另有,对面的姐姐们留意啦——”

“前方高能——弹幕来袭!”

自称空想的少女尖叫着喊着。(未完待续。)

ps: ps:码完这一章又是4点多了,汗,睡觉睡觉啦,否则上班又要迟到了,对了,横竖是最后一段是免费的,紫色非常谢谢书友“给个名字我”3000的胡萝卜,也非常谢谢其他打赏和月票了紫色的书友,大家嘻歡紫色的小说的话,可不要忘了建议哦,拜谢啦。

欧根和其他舰娘打起来了

几日前,铁血舰队

在海面上,铁血的大队伍正声势赫赫地驶向本土。在船上,Z23看着空中飞过的海鸥,一脸苦恼的样子。在一边,欧根亲王从背后忽然抱住Z23:“啊啦,我家的尼米在想什么呢?”

Z23吓了一跳,发出了娇嫩的惊叫:“呀!欧根桑,请不要捉弄我了!”

欧根亲王笑了起来:“呵呵,真是可爱的反响呢,怎么了,想指挥官了?”

Z23低下头:“嗯,欧根桑,我们真的要脱离碧蓝航线吗?明明都是一起战斗的同伴了。”

欧根看着站在最前面的俾斯麦:“啊,这个嘛,俾斯麦肯定有她的想法,我们要做的就是相信她。”

Z23也看了看俾斯麦的背影:“嗯,盼望俾斯麦桑做了一个准确的决定。”

如今,铁血舰队

“各单位不要淘汰火力输出,一口吻解决仇人!”俾斯麦高喊道。

随着各德舰的打击,扰乱者倒下了。彼得喘了一口吻:“呼......这已经是今日的第五个了,俾斯麦,还要继续吗?”

俾斯麦摆摆手:“今日就到这里吧,收集塞壬的残骸,带归去。”

纽伦堡拖着一个执棋者:“我们有须要收集这么多数据吗?彼得,如今铁血试验室里的塞壬残骸已经!快堆的脚都没地方放了,俾斯麦她到底在研究什么?”

彼得耸了耸肩:“谁知道呢?不外既然腓特烈大帝都同意的事情,恐怕不会是什么不好的事吧?”

俾斯麦刚计划转头,忽然察觉到了什么,一发炮弹打向旁边的一个【皇后】的舰体上。随着舰体炸裂开来,背面暴露了一个黑色的身姿。

她刹时来到了大家的眼前,拍了鼓掌:“不愧是最初就开始研究我们的阵营,居然能察觉到我的存在。”

俾斯麦冷眼看着她:“假如我没记错的话,你就是指挥官说的,仲裁者斯特莲库斯吧?”

斯特莲库斯摸着下巴:“啊,那家伙还真是老实呢,什么都往外说。”

俾斯麦大声大呼道:“各单位,预备战斗!”

斯特莲库斯嘴角一扬:“放弃吧,你们打不外我的。”

铁血的炮弹如雨点一样平常密集地冲了过来,斯特莲库斯如舞蹈一样平常躲开了全部的炮弹,她看着腹部的伤痕:“果真如我所想,你们这些老旧型号根本伤不到我,只有那个男子,那个男子,有勇气和气力对我的身材造成伤害。”

斯特莲库斯的身材逐步变得透明:“原来想看看铁血是否和重樱想的同等,看来是我的盘算出错了,不外我劝你们还是赶快赶归去吧,你们的指挥官说不定会被如今的重樱给打死呢。”

说完,斯特莲库斯便完全消散了。俾斯麦听完后,咬着牙:“可恶的塞壬,全舰回到碧蓝航线口岸,指挥官大概有危险了!”

在北联本土,陆战的士兵在口岸欢迎回归的北联舰船:“同道,欢迎回家!”

苏维埃同盟和眼前的士兵握了握手:“同道,你们辛劳了,铁血舰队怎么样了?”

士兵敬了一个礼:“同道,我们的谍报部分已经确认了如今正在!靠近的舰队就是铁血舰队!恐怕她们想再一次打击我们的领地,但是我们不会让她们得逞的!”

同盟点颔首,这个时间,仇人的舰队已经靠近到肉眼可见的程度了,同盟举起旌旗:“同道们,我们要誓死葆护自己的故里,乌拉!”

每一个人都拿起了武器,就等候着仇人的舰队靠近到打击范畴内,每一个人都蓄势待发,口岸平静的出奇,大家紧张的流出了盗汗。

舰队正在一点一点靠近,这,这不是铁血的舰队,这是塞壬的舰队?!并且都是现在最强的型号?!

在塞壬舰队的最前方,一个人形的塞壬个体,一个箭步就站在了同盟的眼前。其他北联士兵吓了一跳:“这,这家伙什么时间来到我们眼前的?!”

这个塞壬个体拥有白色的长发,满身的舰装充满了尖刺,而且有着许多巨大的炮口。她一咧嘴,笑了起来:“你们好啊。”

士兵们赶快开火,但是子弹打在她身上似乎直接穿已往一样,她很快就变得透明了起来,接着消散在众人的视野下。

大家还在寻找她的时间,忽然一个士兵就被利刃刺穿了,接着另一个也倒下了,同盟看着四周的士兵一个接着一个被杀,立刻大呼道:“大家背靠背,围成一堆!”

很快士兵们靠拢起来,围成一个大圆圈。接着在棋杆上,她显现出了身姿:“不错不错,真不愧是苏维埃同盟,智慧。”

苏维埃同盟盯着那个塞壬,说道:“没看见过的家伙啊,你也是仲裁者的一员吗?”

塞壬一跃而起:“没错,你可以叫我赫米忒,谁让我是代表着【隐者】的仲裁者呢?”

苏维埃罗西娅举起炮口:“管你是谁,看我把你打飞!”

赫米忒斜着眼睛看着罗西娅:“吼?你很有勇气嘛,那就恣意对我发挥你的才气吧。”

罗西娅从炮口中发射出向冰锥一样的炮弹,飞向赫米忒,赫米忒一闪,炮弹全部打空了,接着赫米忒出如今罗西娅的死后:“老旧型号就是不可啊,同为战列我就教教你,什么叫火力。”

苏维埃同盟大呼道:“不好,罗西娅,快逃!”

赫米忒从巨大的炮口中射出激光构成的炮弹,直接掷中了罗西娅的后背,罗西娅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甘古特立即举起炮口:“你这个忘八!”

但是赫米忒又消散了,接着赫米忒出如今了塞壬的舰船上:“算了,轻微试了试,你们也就这个程度,一点也不好玩,我还是去找指挥官玩吧,毕竟,虐杀他的趣味更大呢。”

同盟意识到了什么:“不好,这是调虎离山!全舰队赶快回碧蓝航线港区!”

在皇家口岸四周,鸢尾队伍已经匿伏一天了,但是还是什么舰队都没看见。让巴尔看着之前的谍报:“姐姐,谍报不会是出错了吧?”

黎塞留也焦虑的看着海面:“再等等吧,要是今日等不到我们就归去。”

这个时间,水面忽然汹涌起来,接着一个大型塞壬个体从水底钻了出来。

让巴尔吃了一惊:“什么?塞壬?不是铁血吗?”

这个塞壬的舰装很像水母,她暴露一副似睡非睡的容貌:“好无聊......我都伏击你们五天了......”

黎塞留大吃一惊:“什么,这是骗局!”

这个塞壬开始不慌不忙地自我介绍起来:“我是代表【节制】的仲裁者,仲裁者天帕岚斯。”

天帕岚斯从舰装中伸出无数的触手,接着触手们纷纷捆住了鸢尾的舰船。敦刻尔克费力地挣扎着:“不好,这舰装上有毒......”

很快,鸢尾的舰船们便失去了举措本领,天帕岚斯满足的看着一个个都倒在海面上的舰船:“好了,我的工作完成了,就这样。”

接着天帕岚斯跳入水中,还撞开了水中的絮库夫。絮库夫还没反响过来:“方才是什么?不好,水面舰队呢?”

絮库夫浮上水面,看着大家都已经动不了了:“这可怎么办?那家伙也逃脱了。”

这个时间,旁边出现了灿烂的声音:“那个,请问鸢尾的列位,这是发生了什么?”


《碧蓝航线》铁血阵容怎么样?《碧蓝航线》铁血阵容舰娘建议攻略。

《碧蓝航线》铁血阵容重要以闪避作为第一位,那么碧蓝航线铁血阵营的舰娘哪些值得深造呢?作为铁血阵营的舰娘们,都是有着强盛的输出和续航,至于怎么选择,一起来看看《碧蓝航线》铁血舰娘建议吧!

《碧蓝航线》铁血阵容Z1

Z1,在游戏中Z系驱逐的首舰,不知道Z16、Z31这些Z系驱逐出现!的时间会不会有其他的舰队BUFF,假如有的话那么Z系驱逐应该是很不错的,很有大概进入第一舰队,但是现在版本只有Z1一艘Z系驱逐。

以是不用花鼎力大举度造就,等后期Z系驱逐齐备后在造就也不错的,可以先放在宿舍中蹭履历,也可以做军事委托时间拉出来!涨履历都是不错的选择,立绘还是很不错的,就是有点平!

《碧蓝航线》铁血阵容Z23

游戏中的一艘初始舰船,原来许多人比较看好她。由于雷击属性是比较不错的,并且有Z1的加成。但是专属弹幕着实是太坑人了。好的时间能打连续串的输出。

脸不好的时间很轻易就全部打空,伤害非常不稳定。被拉菲和标枪压抑。是现在三艘初始舰船中人气最低的一艘舰船了。

《碧蓝航线》铁血阵容欧根亲王

欧根亲王,首先欧根的技能看起来很不错,但是周期比较长,需要大量时间升级,否则很难做到全面的防护,严格的说不是一个非常好的防护类重巡,但是欧根的主炮火力还不错。

鱼雷的设定很让人大跌眼镜,假如是副炮的话哪会好许多,另有一个很秘密的设定,就是闪避设定,用威奇塔和欧根打过,闪避真的让人很头疼,威奇塔被击沉后欧根另有三分之一的血量。

《碧蓝航线》电脑版下载:

更多相关资讯攻略请关注:碧蓝航线专题 返回搜狐,察看更多

本文网址: http://www.weixiantv.com/c/2021413194327_1074_3812107376/home